当前的位置是:主页 >> 信托

极品剑师第一百五十二章拖延搭配

2020-05-21

极品剑师 第一百五十二章 拖延

人们很多时候难以抉择,是因为不管是选择了那一面,自己面对的都将是痛苦,但偏偏又不得不做出选择,只因这世上实在很少会出现所谓的变数,拖延只是将痛苦前的恐惧拉长了罢了。

大智长老,光听名字就知道是一个有着大智慧的老人,他当然不愿意拖延时间,比起整个狐族的生死,他也只能避重就轻的将眼前的狐族族人统统杀光。

于是,他没有在费口舌,也不理场中后生们的抱怨与难以置信,他的人便已动了起来。

这是黑三家的孩子,这是红成家的孙子,这是白老七家的

大智长老人虽然很胖,但当他杀起狐来却一diǎn也不满,他久居此地,与世隔绝,却能够一一认得场中绝大多数的狐族子孙,只因他爱他们,所以才会去了解他们,但比起整个狐族今后的生存,他也只有忍痛割爱。

红一呆呆的望着如入无人之境的大智长老,这个德高望重受万狐敬仰的狐族长者,什么时候竟已成了杀狐不眨眼的屠夫?

蓦然,他愤怒的大吼道:“白萱,你还愣着干什么?!”

白萱浑身一颤,但仍然站在原处一动也不动。

事情不是这样子的,事情怎么能这样?

不是説好了让自己来送这群不知所谓的蠢狐去死吗,怎么现在连自己的手下也杀,这是为了杀狐灭口,还是本就不在意任何一只狐的死活?那那自己是不是也会被杀死?!

他们怎么能这样?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可是狐族的将军?

呵呵,狐族将军,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不是狼族的将军?

本就含着金钥匙长大的白萱此时实在恐惧之极,这个时候他也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,狐族的确衰弱了,就在女王陛下倒下的那条消息传进妖兽海那一刻便已经开始衰弱了,只是高高在上的狐们,还没有接受这样的事实罢了。

他突然发现自己很蠢,连带着自己背后的族人都是狐族的真正蠢货,狐族怎么能够少了女王陛下,她是狐族唯一的希望,现在居然还会有人想着怎么阻扰她提升实力,甚至将她送给狼子野心的狼族,狐族又怎能不灭?

他突然转身,冲着红一道:“你带着人撤退,我dǐng住一会儿,记的告诉女王陛下,就説白萱喜欢她。”説着,他已迎向了大智长老。

是的,他的确喜欢xiǎo狐狸,从xiǎo就喜欢,只是xiǎo狐狸越来越强,地位也越来越高,他们之间的可能也因此变成了不可能,但他却从来不曾改变过,比起人类的见异思迁亦或是博爱,很多妖兽都要优秀的多。

这也是为何,他一定要想在李贤还没到的时候行动,只因他不想自己送走的,不但是自己的同族,还是自己暗恋已久的女王。

这次轮到红一愣住了,自己叫白萱只不过想要在最后时刻揭穿这家伙的丑陋嘴脸罢了,却不想白萱竟然真的要为支持女王陛下的狐族拼命,难道自己错怪他了?

来不及细想,只因现在唯一的一线生机就在眼前,自己绝不能错过。

他一声尖叫,顿时场中仍然活着的狐族纷纷开始撤离。

“看来你总算明白了?”

大智长老望着挡在身前的白萱,先是满意的diǎn了diǎn因在加德满都机场等待机位或当地道路阻断等原因将延期返回。头,后有遗憾道:“可惜你明白的太晚。”

白萱眼神死死的盯着大智长老,道:“我不知道你説的明白了什么,但我最后却想要知道一件事件,那就是,你到底站那边?”

大智长老一愣,而后笑道:“我站那边?这不是已经再清楚不过了吗?”

白萱摇头道:“我只知道,以前的女王陛下绝不会看错人。”

大智长老浑身一颤,沉默良久才道:“给你的时间已经够多啦。”説着他的人已经化作了数十道残影,从各个角度,袭向白萱。

白萱只是个年轻的化形境,放在人类世界也不过就是个离尘境初期,但大智长老却是个相当于离尘境高阶甚至巅峰的强者,他选择断后本已相当于选择了死亡,所以他不怕死,但貌似大智长老连让他拼命的机会都不给,只因如此多的残影,他现在也不知道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大智长老了。

不过,即使分不清,他还是有样不错的拼命方式,那便是内丹自爆。

当然这种秘法绝大多数的妖兽都不会,只因就算有条件学习的妖兽也少有会学这样秘法的,但偏偏白萱xiǎo时候因为好奇,就学过这样的秘法,而且还是和女王陛下一起学的。

就因为这,他被罚到军中服役,而女王陛下的面也从那时候他便很少再见到,他实在应该很恨这秘法才对,但此刻他却没来由的觉得自己心里实在畅快极了,只因他实在是庆幸自己那就赶快来行动学过这样的木法。

他像是回到了xiǎo时候,他还是一直白色的xiǎo狐狸,而他的身边总是跟着另一只xiǎo狐狸

轰,一声炸响,两只化形境的狐族dǐng尖高手,就此同归于尽。

红一与众狐逃离的脚步都不经一顿,纷纷回首,望着远处的悬崖,那里有白色的灵雾,那里有绚丽的彩虹,但却独独再也见不到任何一只活着的族人,白萱就这么死了。

不过现在可不是该沉痛的时候,死了一个大智长老,不是还有一个更强的敌人吗?

他不得不强自镇定的吱吱道:“不要停,快,快离开!”

“逃不了啦!”

而这时候,一道淡淡的声音从四周传来,红一抬头一望,果然天空里已不知何时多出了个人,这人当然是方才还见到过的大贤长老,但此刻他却已不是大贤长老。

还是穿着中金黄金跌4.98%。停牌数月的山东黄金在6月29日复牌后也遭遇两个跌停大贤长老的衣服,但他的头却已然变了模样,黑色的头发,不带一丝皱纹的脸,还有一对几乎已要连在一起的眉,他到底是谁?

红一猜测道:“狼族?”

那人笑道:“做另一个人的确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即使你变的连一句话也不説。不过,现在好多啦,就在你们这群蠢货劫走了你们的女王之后,上头终于传下了话,‘狐族可以灭了’!”

红一浑身一震,难以置信道:“你的意思是,你早已经潜进了狐族?!”

是了,绝对是了,狼族忌惮狐族东山再起,想要一举解除后患,但早先或许还算怀柔的策略,但却被李贤与自己给打破了,于是便迎来了这样的苦果,自己这是不是就叫做自取灭亡?

想到此处,红一心里不经满是苦涩,难道族内那些同族做的才是正确的,自己是真的看的不够长远吗?

那人显然很开心,被困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很多年,现在终于又能够重见天日,也容不得他不开心。

他笑道:“当然,就在你们女王陛下被打落成xiǎo妖之后,我便已经攻占了你们的传承池,你们狐族的根本之地。再説那女人还是女王的时候,我们也不敢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。”

红一强自镇定下来,默默计算了一下时间,李贤估计也快到了,现在或许只能靠那个人类了,所以他现在不必像大智长老那样一定要选择,只因他还有更好的希望,所以他必须拖延时间。

整理思绪,红一镇定不少,这才平静道:“説来説去,我仍然不知道你到底是何方神圣,既然我们都要死了,难道还不让我们死个明白?”

“哈哈哈,好!”

那人显得有些激动,颇为慷慨道:“既然你这么想知道爷爷的名字,爷爷就所幸告诉你,本狼尊乃是狼族第四强者,万化狼尊,相信现在也不必我过多的自我介绍了。尔等既然已知杀你们的到底是谁,还不速速死来?!”説着,他已作势欲扑。

“等等!”

红一急声道:“据我所知狼族四尊那可都是圣境大能,而圣境是绝不被允许进入凶妖域的,你却自称是四尊之一,你骗谁呢?”

万化狼尊面色一怒道:“秩序定下的规矩是死的,狼却是活的,难道我不能自降修为?再则,你的话太多了,你这是想拖延时间吗?呵呵我偏就让你等不到!”

这次,万化狼尊总算做了个不错的决定,红一如是想道,而后便平静的闭上了眼睛。

他们连大智长老都无法招架,更何况是比大智长老还要厉害的圣境狼尊,除了死,他现在都想不出还有其他什么可能,他只希望李贤能够尽快的赶到,不然场中的同族不但会死,甚至他们的女王陛下也会死在这里,自然李贤也逃脱不了。

想想自己也真够可笑的,居然相信李贤如此荒唐的计划,这是将狐族最后的希望都抹杀在了这里,这计划太冒险,为何就不多商量商量?李贤可以笨一次,但自己可是要当宰相的狐怎么能够错?

一阵胡思乱想,望着万化狼尊那越来越近的一抓,红一终于放下了所以的思绪,心里只道:“李贤对不起了,我尽力了。”

郴州治疗癫痫病费用
玉林中医妇科医院
小儿厌食拉肚子喝四磨汤
鹤壁好的白癜风医院
经期腹痛是怎么回事
薏芽健脾凝胶治疗便秘吗
标签
友情链接